2019油价将呈区间震荡 大宗商品有喘息机会但风险犹存

回顾2018,国际油价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一年,受美国恢复对伊朗制裁、OPEC+减产协议、美国页岩油产量创历史新高、沙特记者事件和贸易摩擦等影响,油价消息面变化不断,价格波动性显著上升。美国WTI原油期货最终收于45.41美元/桶,为自2015年以来首次年度收跌,跌幅近25%;布伦特原油期货最终收于54美元/桶,跌幅达20%。而就在3个月前,油价还涨至近四年的高位。

2019年伊始,OPEC+将开始执行减产协议,OPEC组织将减产80万桶/日,非OPEC国家将减产40万桶/日。有分析指出,减产将于1月中到2月初开始影响全球供需,在那之前油价将维持低位。

和油价一样动荡起伏的是大宗商品市场。跟踪能源、金属和农产品等22类商品期货合约价格的彭博商品指数去年五月初见顶之后,便开始震荡下跌,2018年跌幅近13%。

分析人士认为,去年大宗商品市场主要受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影响,并叠加了贸易摩擦等消息面因素。目前市场正形成美元2019年走软的共识,料给商品市场带来喘息机会,但前述两大风险并未解除。

布油料达70美元

2018年,油价如同坐上过山车。5月中下旬布伦特原油价格一举突破80美元,当时还有分析师大胆预测油价年底前“实现100美元不是梦”,但之后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坠落到目前的50美元附近。自去年10月中上旬开始,油价两个月时间遭遇几乎“腰斩”的跌幅,从86美元“滚”至50美元,市场甚至开始揣测油价是否会重演2014-2015年的暴跌。

“国际油价10月入熊,几乎是与美股同时掉头,时间点正好是在美联储9月末加息之后。OPEC+达成了新的减产协议,但并未对油价带来持续性支持,由此可见,油价目前仍与全球经济增长前景的关联性更大,因而也可以认为美国对油价掌握了更大的定价权。”FXTM富拓中国分析师刘敏近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

2018年美国页岩油产量再创新高。美国能源署(EIA)2018年12月31日公布数据,2018年10月美国页岩油日产量为1150万桶,增长了7.9万桶。

不过,ING银行近期发布的商品展望报告预测布伦特原油2019年均价预计可达70美元/桶。该行认为,随着OPEC+开始执行为期半年的120万桶/日减产协议,供需基本面将逐渐恢复平衡,油价会随之反弹。

沙特将承担大部分减产配额,从1月起,沙特将在2018年11月份的1110万桶/日的基础上减产90万桶/日。ING报告指出,沙特之所以做出如此大的“牺牲”,是因为目前布伦特油价低于该国的财政收支平衡所需的80美元水平。

2019年4月,OPEC+将评估减产协议效果,届时8个国家和地区所获的伊朗原油进口暂时性豁免也将到期。

OPEC轮值主席、阿联酋能源部长马兹鲁伊(Mazroui)去年12月23日在科威特表示,如果减产协议执行后效果仍然不如人意,可考虑进一步延长减产执行期或增加减产幅度。

俄罗斯的态度可能再次成为焦点。ING银行指出,对俄罗斯来说,只要油价不低于50美元/桶,即可实现财政平衡。假设油价在目前基础上开始上涨,俄罗斯将再次犹豫是否延长减产协议。该行认为,到下半年市场供需状态将更趋平衡,但关键问题是全球需求如何演变。它预测2019年原油需求增长为140万桶/日,但鉴于部分主要经济体增长或放缓,原油需求的增长亦有下行空间。

“2019年如果美国停止加息,加上OPEC+进一步减产,油价有望恢复50-70美元/桶的波动区间,”刘敏说,“但真正的升势要等全球经济出现复苏迹象后才会确认。”

路透社2018年12月31日公布的一项调查中,32位经济学家预计布伦特原油价格2019年均价为69.13美元,而之前对2018年均价的预测为71.76美元。

“我们预计明年(2019年)原油价格将做区间震荡,顶部目前看起来在80美元左右。鉴于有额外供给进入市场,包括美国页岩油,这样的消息可对市场情绪产生负面影响。”联博(Alliance Bernstein)资产管理公司股票部高级投资策略师及亚洲业务发展主管王耀维不久前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有人认为油价下跌意味着全球经济或者或美国增长前景的恶化,我们并不认同。美国经济仍是石油需求的最大引擎。如果看一下美国消费者的开车公里数,在2007年触顶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这个数字都处于下降状态,目前终于恢复了。所以我们没有看到能源需求弱化的迹象。”

大宗商品去年受困

再将视线转至大宗商品市场。2018对该市场而言也是动荡起伏的一年,跟踪能源、金属和农产品共计22类商品的期货合约价格的彭博商品指数于5月初见顶后便开始下跌,2018年跌幅近13%。

“2018年大宗商品市场主要受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影响。而放缓的原因主要是美联储进一步加息,令新兴国家经济变得脆弱。这一群体作为最大的大宗商品消费市场,经济发展受到制约便相应限制了大宗商品需求。而美联储加息导致美元走强,也影响了以美元定价的大宗商品价格走势。此外美国挑起的全球范围内的贸易摩擦令本来就比较脆弱的世界经济环境更加严峻,也影响到了全球复苏。”刘敏说。

对于一些商品,2018年一大主题就是贸易摩擦。例如国际铜价,2018年6月触顶后下跌了17%左右。

ING银行指出,就情绪面而言,未来中美贸易谈判的走势尤为关键,另外还要关注中国的基建支出数据。但就铜的基本面来说,一方面伦敦金属交易所的库存持续下降,较2018年3月的高库存已下跌近7成。该行预测到2019年底铜价有望向7000美元/吨进发。

“全球经济增速放缓,铜矿供应增速也随之下降。但由于全球电子工业发展势头不变,例如电动汽车和5G,铜需求不会大幅减少,相对会受到一些支持。不过(铜价)即使反弹,整体也不会超过2018年交易区间,毕竟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有限。”刘敏说,“铝与铜情况基本一致,但市场普遍认为铝的产能相对过剩,因此其走势可能相对承压。”

贸易摩擦另一大“受害者”是大豆,芝加哥期货交易所(CBOT)的大豆期货一度从2018年3月份的高位下跌了近24%。

ING报告指出,目前美国正处于农作物收割期,因中国对美国大豆采购大幅下滑,大豆库存正在累积。美国农业部预计2018/2019年美国大豆结存量将达2600万吨。虽然中国有望恢复对美国大豆的采购,但ING指出,美国农民将开始制定新一年播种计划,由于贸易谈判仍无定论,预计一部分大豆用地会被转为玉米地,美国农业部预计2019年大豆播种地将缩减7%。

“中国海关总署(2018年)12月2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11月转向向巴西进口大豆,而中国11月的美国大豆进口降至零。中美发生贸易摩擦以来,这是中国首个未进口美国大豆的月份。”刘敏说,“与此同时,中国在努力提高自身大豆生产能力。排除自然灾害影响后,大豆价格将相对承压。一旦美国农业调整生产重点至玉米,玉米价格的上涨空间将会受到牵制。”

美指或走弱助商品反弹

不过,由于美元2019年有望走软,大宗商品或会迎来“喘息”机会。

“目前经过美股大跌后,美国利率期货市场预期2019年将保持当前利率水平。若美联储2019年暂停加息,美元将面临自当前高位向下修正的可能,这将给大宗商品一个喘息的窗口机会。2019年大宗商品可能会区间内反弹,但总体将与全球经济增长周期保持一致。”刘敏说。

但她也表示,美指大幅下跌的概率有限,全球出现新增长点前,美国仍是全球资产相对安全的选择。

ING报告也指出,对金属商品来说,另一大关键因素是美元走势。美元2018年的强势行情令人意外,2019年上半年美元仍有上行空间,但下半年美指将开始走弱,市场正在形成这种共识。

“关键要看对通胀的预期。如果预期通胀会很高,那黄金、原油等大宗商品是不错的对冲。但现在全球经济增速处于放缓趋势中,所以黄金等大宗商品并非很好的对冲选择。”联博固定收益部高级投资策略师卢丽莹近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明年(2019年)的大环境是通胀水平预计仍然较低,但同时经济增速放缓,所以用大宗商品去对冲,效果可能不会特别理想。”

ING银行认为,可以肯定的是,2019年的商品市场将迎来更高的不确定性,这又将是充满波动性的一年。

首页时政